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没有让他有背叛世界的勇气,他也无意让我继续深入他的生活。

Ray boosted

《街区更多的狗意味着更少的犯罪》 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展开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与狗较少的地区相比,狗较多的社区凶杀、抢劫和严重攻击的发生率较低,至少在居民彼此之间有高度信任的情况下是如此。 研究主要作者、俄亥俄州立大学社会学博士生 Nicolo Pinchak 表示,结果表明,遛狗的人会更多地“盯着街道”,这可以阻止犯罪。Pinchak 表示:“人们在遛狗的时候可以说是在社区巡逻。”“如果事情不对劲,或者社区里出现了可疑的外人,他们会发现。这可以起到震慑犯罪的作用。”研究人员检查了哥伦布地区 595 个人口普查区组(相当于社区)从 2014 年至 2016 年的犯罪统计数据。他们从一家营销公司获得了调查数据,该公司曾在 2013 年调查过哥伦布居民家中是否养狗。最后他们使用来自青少年健康与发展背景研究的数据来衡量对社区中其他人的信任。作为该研究的一部分,居民被要求评估他们在多大程度上认同在他们的社区 | solidot.org/story?sid=72046

Ta 618给俺买了件情侣t恤 🥰

瞬息全宇宙(无内容剧透) 

如何消解过度解构带来的无意义感—— everything everywhere 给了个挺俗的答案。但至少我很喜欢,尤其是看重那些人与人之间深刻的联系。

想安稳地爱你。
也其实更想安稳地被爱。

昨天梦到很多事,其中一件事是我死了。不知道怎么死的,那不重要。悲哀的是死之后我还一直在说服别人我只是时运不济造就的毫无建树。醒来时候我更深刻理解了什么是他人即地狱。

Ray boosted

(豆瓣被删存档)住院日记 1 

每天都有人被绑上束缚带,大多是十几岁的少年,因为自残、打架等原因被绑起来。今天早上,一个少年因为在排队等待做电休克(也就是电击)时忍不住想吃东西被绑起来,因为做电休克必须空腹。
昨天我认识了前天晚上被绑起来的女孩,十五岁,拥有富裕而残破的家庭。她笑着叫我姐姐,给我看她手上被自己咬出的伤痕。“我是因为自杀进来的呀。”她的语气听上去满不在乎。
很多少年喜欢聚集到我房间,于是我的母亲就不好意思地退到走廊里。每个病人都必须有一个亲属陪护,少年们当然都不喜欢和亲属待在一起,而我又住在少有的单人间。他们聚集在这里也只是打游戏,或者与刚认识没几天的异性进行试探的亲吻与抚摸。“年轻真好。”我半开玩笑地说,他们便很快地回应,“姐姐你不也很年轻吗。”
我的日记本已经差不多半个月没有使用,来到这里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于无法写字的糟糕情绪状态,而来到这里之后又几乎没有独处的时间。在别人面前用笔写字让我感到羞耻,于是只能用电脑。说起来,我很困惑这里为什么不会没收笔。所有尖锐物、棍状物、金属和玻璃制品都会被没收,但笔是例外。
我试图在这里找到一个可以写字的地方。活动范围只有一层楼,走廊里总是拥挤,因为大家都在反复行走,从走廊这头到走廊那头,每天都是如此。我喜欢走廊最南端一个老旧的木质长椅,常年累月的摩擦使它呈现出金属的深褐色,在其他塑料座椅中鹤立鸡群。但这条长椅也总是拥挤,事实上,走廊里的所有座椅都总是拥挤。
走廊会在晚上八点半之后逐渐空下来,因为九点是查房发药的时间。我总是在护士离开病房后偷偷吐出药片。“它让我很困,我不想这么早就睡觉。”我这样向母亲解释,于是她允许我推迟一个小时吃下晚上的药片。这意味着我在晚上也没有太多写字的时间。
写字的时候,常有小孩跑来问我是在写什么,但看书的时候就不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能抽烟,或者是因为平时吃惯的药被换掉,这几天我频繁地感到恶心。在此之前我都将那种感觉成为“尴尬的具象化”,今天我突然意识到,那种感觉其实就是恶心。一定要描述的话,就是一种无地自容的羞耻感。尴尬和恶心是我最常有的体验,而在这里,一切体验开始逐渐被放大。
拿手机录像的时候被护士阻止了。母亲对我说,小心,如果不听话是要被收手机的。我问她,是所有人都这样,还是只有我这样?母亲露出讳莫如深的表情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当然是大家都一样呀。
这让我觉得可笑,尽管我已经花了很长时间去理解母亲,但仍是做不到。在发现有十五岁女孩问我要电子烟之后,她开始频繁向我提起又有哪个小孩做了什么在她看来“发疯”的事,并让我不要随便同意加他们微信。我对她说,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觉得他们会是什么好学生吗,难道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也会在这里吗。
母亲说,我不是那个意思。过了一会儿她又说,那不一样。
我还是没有习惯和母亲长久地待在一个空间里,当她在我旁边坐久了,我甚至会感到靠近她的一半身体发麻。我问医生,为什么一定要有人陪护呢,如果我一个人待着会让我的精神状态更好呢。医生说,这是规定。
十几岁的小孩们问我为什么进来时,我笑嘻嘻地说,被警察抓进来的你们信不信。当他们露出半信半疑的好奇眼神时,我就适时地闭嘴。
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她看我穿着“女权主义者长这样”的t恤,就过来问我“你打拳吗”。我想了想,点头,她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表达自己对各种社会新闻的愤怒。我问她为什么进来,“因为我想杀人。”她毫不犹豫地说,“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想上街砍男的。”
今天在走廊上看书时,她拉着自己的母亲走到我面前,说,“你看,我就说姐姐是个很有文化的人。你知道吗,姐姐是写东西的呢。”我抬起头尴尬地笑,她问我在看什么,我把封面翻给她,《城市与狗》。“我都没听说过呢,好厉害呀。”
于是我只能笑得更加尴尬。

长段 #碎碎念 

接上文的话,我习惯于去做并乐于去做的事情有以下几种:
1. 拍照和看世界。喜欢市井气,喜欢山河湖海,喜欢陌生的地方和人。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陪,其实很喜欢独处,自己去旅行或者是散步。
2. 思考探索。通过获取信息,总有一些能够继续构建自己价值观的东西。探索自己,我为什么能成长为我当前的样子,我还有什么样的可能性。看一些偏意识流的动画和影视作品,或者相关的书籍。
3. 按照自己的想法实作东西,可以理解为求知欲和建造吧。例如设计和技术。新的技术,或者是优雅的技术也总是有吸引力。以及一些力所能及的数学。后来还有排版,也挺喜欢的。
4. 奶头乐。科幻奇幻推理,我能玩得过来的 PvP 或者是受苦游戏,震撼人心的视觉效果(番剧或者影视),解密。
5. 人类基本需求,例如食欲和性欲。喜欢吃好吃的,看看 Porn。这个也许就不能算作正经的“兴趣爱好”了。

Show thread

长段 #碎碎念 

感觉没有兴趣爱好真的是一件很伤的事情。现在甚至也不想去追逐技术了,总觉得好没有意义。
动漫游戏看剧什么的,更多的是在无聊中找乐子,但我真的喜欢他们吗?我可能只是喜欢他们带来的快感。有些人说看书也是兴趣,于我来讲,看书和以上也是没有什么区别。小说之类的不必说,本就是一种东西。就算是文学或是哲学,或是科学,那也差不了太多,如果不到钻研的地步,都是生活中的一种调剂。
如果这些是调剂,那生活到底是什么呢?生活只是那些令你痛苦的东西吗?工作,科研,被折磨,这些才是真正的生活吗?如此一来生活仿佛是最十恶不赦的东西了。

想到这里倒是释然了。兴趣爱好没必要是特长。即使一件事情做的很菜,但是如果我自己能从中获得快乐,那也可以算作是兴趣爱好了。
兴趣爱好,也许就是习惯于做而乐于去做的事情。

怎么回事。还挺愉快地逛着来着怎么就被老板叫回去了哇。资本家真的是可恶至极。

最近好摸。只高强度工作了两天,然后就又是看剧又是看番的。
晚上有约饭,周末也感觉有局。

基地剧集剧透 

基地 S1:E7 怎么把第二基地的能力推广到了甚至能预测物理世界的未来了(
现在弄的感觉每一次谢顿危机的拯救者都要是第二基地分子了。

Ray boosted

一个提醒:

不管是叫魂互相举报猎巫还是文革打砸抢,都是大权力作恶下,感到不平的普通人抓住一点突然降到自己身上的权力,趁机把心中的恶释放出来,给自己出气。

所以,一定会有人觉得,百双品牌鞋子,一柜大牌衣服,满架手办,满桌环球旅行纪念品都被毁掉,是“你也有今天”。就和平时没有被善待过的人,会趁机故意打死人家多年宠爱的宠物是一个心理。

之前文革中,一对知识分子夫妻自杀前,跟保姆说不用准备明天的早饭了。而评论区是,全国饿死多少人,他家居然死到临头还有保姆用。

这个心理,消杀的工作人员和刷社交媒体的旁观者可能都会有。所以大家说到自己家里到底有什么东西的时候要小心。尽量不要说的太详细。。。

毕竟评论区那句,有人饿死有人用保姆,也是实情。

承平时代,普通人的心理是,“你很好,那我朝你的方向加油”。
乱世,打砸抢,一句“凭什么你有我无”就够了。

Ray boosted

译名重大变更讨论:是否应当跟随官方脚步,将 toot (嘟嘟、嘟文) 变更为 post (帖子)?

Show thread

chinggg.github.io/post/suicide
读了这个读后感,越读越觉得自己曾经绝对看过这本书。

Show older
Moew!

Have fun and play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