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ker Hub 更新 TOS 及 retention policy。

> If an image has not either been pulled or pushed in the amount of time specified in your subscription plan, the image will be tagged “inactive.” Any images that are tagged as “inactive” will be scheduled for deletion.
> Free plans will have a 6 month image retention limit

[暂译] 自 2020 年 11 月 1 日起,Docker Hub 的免费用户镜像将只保留 6 个月。6 个月后,在一定时间内活跃度过低的镜像将被删除。

src: docker.com/legal/docker-terms-
src: docker.com/pricing/retentionfa

Outvi V boosted
Outvi V boosted

@leon007 F-Droid 表示所有(曾经 Firefox 是个例外,不过现在不是了)的 apk 都由自己构建,并且可以提供构建所用的源代码包。我不太了解 Android 所以没试过重现构建。不过这只适用于 F-Droid 官方源。

Outvi V boosted

分享Nerullice的微博:对于微博的友情提醒:其实我发在朋友圈了,但这些故事实在太……荒谬了,荒谬到了我希望我仅有的几位关注我微博但不关注我朋友圈的朋友们也一定能够看看的地步,所以我转了过来,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
友情提醒:这将是我发过的最长的一条朋友圈,甚至第一次让我知道了朋友圈文字长度的上限是2000字,所以我将破天荒地标上段落序号,并将在评论区继续发完。
阅读时间大约……我不知道,这得看朋友你的阅读习惯和耐心……
那我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之前说过,这几年由于在家加班的时间变多,做一些枯燥而不用费太多脑力的文本工作时,我开始放一些国产综艺节目当背景音乐,因此每年我“听”过的综艺数量都基本是我这辈子前三十年看过的所有综艺之和,附带的效果之一是我对国内艺人的认识率惊人增加。
我还是有一些自己的兴趣偏好,基本还是看些竞赛类的东西,这几年大家也知道,各种歌舞选秀综艺不少,首先有些歌舞质量确实不错,能承担背景音乐的本职工作,然后人性的阴暗面之一嘛,就是喜欢看他人暴露出来的人性阴暗面,这也正是这种竞赛类的节目的卖点之一,这个兴趣点我相信很多人会跟我一样。
但我找到了另一个兴趣点,我相信跟我有这个相同恶趣味的人不会很多:
那就是看这些节目都会屏蔽哪些敏感词。

说几个我印象深刻的吧。

中国有嘻哈第一季
热狗和张震岳唱差不多先生
有一句是“也代表我是个闲人”,原歌词是“也代表我是个贱人”,这里也许是为了传播,改了歌词
我也还算理解,拿到面对全年龄的平台上放,总得把有些刺耳点的东西修一修
这歌就算够不错了,总不能把当年哈狗帮时代的“yuki amei coco li”在大庭广众再唱出来
没错!以上这句话是我夹杂私货暗戳戳地炫耀,你们就没估到我高中时代就听过热狗!

偏题了,说回屏蔽词
这种圆润点的修改我记得还有一些,不过接下来的故事就越来越魔幻了


去年大火的乐队的夏天,海龟先生第一首歌,有段英文歌词我怎么听怎么别扭
字幕打的是“bye bye bye bye bye on night stand”,还贴心的配上了中文翻译“哪怕此刻站在夜色里”
不合我知道的任何语法,然后我突然有了个神秘的猜测,一查原歌词,啊。。。
原歌词是“buy buy buy buy buy a one night stand”
强行用字幕和谐
上一次我记得这种事,还是在当年康熙大帝的电视剧,因为主题歌录完了改不了,强行用“愿烟火人间”的字幕替代了“血淹没人间”
但等会,那个是另一桩公案了,当年拿出来卖的商业歌曲本来就少,现在这个节目录制之前难道不会和歌手商量下改改歌词,做的像热狗他们一样成熟么?
当然,我也理解节目组和这些桀骜不驯的艺人之间需要达成的平衡
也很可以想象节目组不负如来不负卿的辛酸,我甚至能透过这些字幕感觉到他们的“真不容易”的叹气

但是还没完,请听我讲第三个故事


上周开播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
脱口秀这种东西比歌曲更难搞一点,喜剧嘛,重点之一就是要让观众能获得优越感,所以就总会有一些更刺耳的词。
比如有些明星的名字以被吐槽的形式出现的时候,需要用“哔”声来掩盖掉,这个还算是惯例
然后张雨绮说“我的‘哔‘像麦瑟尔夫人”的时候我就莫名惊诧了
对着口型猜了半天,又上网搜跟我有相同疑问的人的问题,才知道那个词是“三围”
再然后同期节目的另一个爆点段子是这样的:“脱口秀这个小众行业居然充满了帝王将相,就好像是太平X国,遍地是大王,短暂又辉煌”
注意,这里字幕打的就是“太平X国”,而演员说出的这四个字被完全消音了
我好久没有这种“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的感受了
节目组的求生欲真是浓烈到了某种程度

如果故事只到这里,还不足以让我有动力写一篇长文
看多了网文的朋友自然知道,猜网文中的屏蔽词本来也是看网文乐趣的一种,比如“某某XX师挥舞着魔杖”“十有XX就是他干的”这种会让人呵呵一乐的句子。
这其实和上面我说的那几个故事很相近,偶尔用来饭桌上和朋友们扯扯还挺有趣的

但我要说的第四个故事,也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终于让我想要怒敲上千字来喷一喷这个可笑的世界了


今年最热门综艺的强有力竞争者,乘风破浪的姐姐
以宁静为首的一组姐姐们唱了一首歌,居然没放歌词,而是在屏幕下方飘过一行字幕:
歌词大意:女人们为了爱彼此呛声ooxxooxxooxxooxx
我本来只是一边敲键盘一边听着宁静的第一句嗓音有些独特不是她的风格,瞥了一眼画面,看到这个古怪的现象我就忍不住停了下来,努力听了听她们的歌词,又去搜了下原词
太长了,不贴在这,大概有这么些关键词
黑魔咒,嫉妒心,前凸后翘,水蛇腰,裹小脚,红颜祸水,放荡是傲娇的一种记号

我脑海里同时迸出的多个念头已经让我不知道如何描述我的情绪了,我甚至感觉我自己人格分裂了
这种也算是敏感词?这个审查机制已经严酷到了这样的程度了?太荒谬了——这是否认
唉,节目组真是太不容易了,刀尖上跳舞——这是同情
原本以为审查机制会随着网络的发展和我们这代人的长大逐渐放宽,怎么还越来越严了?——这是迷茫
哈,没想到吧!网络能让所有人有发声渠道,只要一个词有可能得罪一小波人,一个足够丰富的作品就可能得罪一大波人!就是网络和我们这代人自己把自己的喉咙掐住了!——这是愤怒
但是这当然都是“哔——”的错啊!要不是不够清晰的审查机制,怎么会让这个行业自主规制成这样——这还是愤怒
再说一遍,别以为都是审查机制的锅,节目是商业化的,当然希望能讨好所有人,包括那些在网络上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人——这是无奈
这个世界已经不能好了!不能!娱乐至死、乌合之众、美丽新世界那一票反动书籍里说的都是真的!——这是绝望
总是会好起来的吧,教育和高等教育都在越来越普及,毕竟年轻人能接触的东西比我们年轻时多多了,总是会比我们更快成长起来的,世界还是有可能变好的——这是讨价还价
你的工作还没做完,已经1点了,你想继续让情绪控制你,继续发牢骚,然后明天继续加班么?这个世界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的工资是世界发的么?咦,好像还真是——这是接受

以上这些念头,真的,是我在瞥了宁静姐姐一眼,花了十秒钟搜到原歌词后,在她们唱完这首歌的短短三分钟里爆发出来的,你们可以看到我甚至走完了一个完整的悲伤五阶段


唉,好吧,我还是希望这个世界能更好一点
直到今天为止,我还是在尽自己的努力,希望能尽量改变一点我周围的世界
尽管很多时候我也犯了错,从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糟一点,但我还是希望这个世界能更好一点
所以如果你居然能每个字看下来,看到这里,能在我以夸张口气写出的震惊中感受到一股欢乐气息的同时,似乎受到了一些触动
甚至开始思考我们有没有可能做一点什么,让这个世界不要无法阻止地往那个糟糕的方向滑落下去哪怕朋友你只思考了一秒钟,就继续开始刷下一条朋友圈
那我想我就没有白花这么多时间敲字
这就算我给自己记上了一个公益时吧

感谢阅读,以上来自你忠实的朋友,他一小时前还是一个边加班边听综艺的社畜,现在则是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犬儒、冷笑话爱好者、朋友圈长文作者和满腹牢骚的深夜失眠者
 weibo.com/1879563841/JdOEtjtDJ (来自Share微博客户端)

#不存在的词典 #立此存照

Outvi V boosted

其實我沒什麼感覺了,不抓丟人,抓了更丟人

心头一暖。难得看到有人去尝试向大规模监视工具提出自己的立场。

Outvi V boosted

8月份的第二个周二(8月11日),我们将会去一个新的地点——和平里的比萨到(Pizza Now)餐厅。

beijinglug.club/event/blug-mee

Outvi V boosted

@lianghuan 31.7% 是 TLS 1.3,不是 ESNI。至于 ESNI 的话,目前服务端和客户端支持的都不是很好(服务端基本上只有 Cloudflare 那些,客户端则是 Firefox(需要好好手动设置一番)),所以不会对现有的互联网访问有太大的影响。

不过 GFW 封 ESNI 依然挺缺德的。

Outvi V boosted

咦现在投稿支持GFW的视频已经能够过审了啊,大字打在视频上都OK了啊,也不会禁评。看来是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因为目的已经快达到了——人们自愿接受并支持它乃至歌颂它。我觉得终极目标是,有一天直接移除家用和私人手机网络的国际网络通信,都不会有很大反对声。美国最近的操作还间接帮助加速了这一进程

@ShadowRZ

> 以及,最无法解释的是为什么一个做了四五年的项目还叫 Cyph Beta((((

不难解释:多半时候要么是没人用,要么是没盈利。

Outvi V boosted

”简体中文的温室“可能是当前的长毛象实例对我而言最好的形容词。

为什么要用”温室“来形容长毛象呢?

一个原因是在这里我们和国内严格的审核环境隔开了,在这里我们能维护一片友善讨论的地带,能让自己的语言有伸展的地方。

还有一个原因在于呆在温室里的朋友可能会忘记严格的审核笼罩在所有简中用户头上,并不因为我们身处长毛象而真正的躲过了审核。

相当一部分朋友长毛象的信息和互通,同时在这样的讨论温室会放松警惕回复一些国内平台敏感的话题。

前一段时间见到的随缘作者被威胁退博的事件,事情的矛盾在于身处一个能自由发言的平台,不一定身处一个能自由发言的环境,如果不注意自己的隐私保护,在长毛象平台上的发言可能会成为恶意攻击者们手上的利刃。

对评论的两种理解以及禁止评论 

Outvi V boosted
Outvi V boosted

虽然字节家的东西我都没在用吧,TikTok 这个事情还是让我感觉到一个非常不好的趋势

过去的十来年里面,中文互联网圈子(主要是墙外的部分)一直在试图从各个角度论证墙的存在是非正义的,是对互联网的“互联”造成根本性破坏的,是违背互联网平等、自由、联通全球的初衷的,是制造信息壁垒和逆全球化的

而且很多政府和行政机构也基于自身、或者来自其他组织/民间的类似理念带来的压力,而作出了妥协

比如一直到前一两年官媒都对 GFW 的存在含糊其辞
比如大规模的抗议 SOPA 行动 [1]
比如对 GPDR 的反对声音
比如围绕 Internet neutrality 的大量争论 [2]

现在好了,灯塔国大统领亲自出手,向全世界宣告了互联网主权高于互联网自由,行政力量是可以用来直接干涉互联网的,为 GFW 的合法性加上了一个大大的砝码

从此以后必然有大量的政府跟进,以各种手段限制和划分互联网的主权边界

什么互联网、什么地球村、什么全球化,都是理想主义的 bullshit

[1]. 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
[2]. en.wikipedia.org/wiki/Net_neut

Show more
Moew!

Have fun and play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