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 boosted

之前在豆瓣被删的广播。重发一下。外媒中文网的可信度。一种观察。

neo boosted

除了献血制度的问题,更值得一提的是医保制度。每家公立医院,每个科室都有一个限定的指标,医保报销超过这个数字的部分要医院和科室自己解决…目前在用药方面也有了相应的规定(比如同一种药品只有国产的没有达到预想作用的时候才可以换成进口的,国产药的比例,中成药的比例等等)。还有那个吹嘘了许久的对高价药品的补贴,医保确实会对某些高价药品进行补贴,但是基层实施的时候并不会允许医生开这种药(这一补贴指标就容易超),就是你可以自费购买,要走补贴不太行(实际上就是医保没那么多钱,我看只要把老干部的补贴压缩一下就好多了…)。有条件的还是用进口药品,国内药厂对于药品的严谨程度较低。举个例子,国外药厂会对药品在各温度下的情况都有测试,并且会注明在说明书上,而据我所知,国内药厂做不到这一点。

neo boosted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就大概从16、17年起中国三大运营商都在疯狂建设海外网络,基本把收费标准统一到了每日流量25元封顶。这个海外漫游功能和25的资费标准很久以前就在港澳实行了,现在基本主要的中国人旅游目的地都覆盖了。但是,但是!!!!
这个漫游是自带墙的!
没错,非常滑稽的场景,一个人在海外旅游都还要继续使用vpn来使用一些非常基础的功能比如任何正常的google服务,不然你的世界就只有微信支付宝高德地图。
当然便宜也是真的便宜,欧洲旅游流量卡也挺贵的,只能说记得多连wifi吧。

neo boosted

首先欢迎新朋友加入本站 :agooglecheers:

使用pleroma和长毛象大致方式差不多,如果用app那几乎没有区别,网页版猛一看差异很大,具体使用方式差异请务必看一看管理员账号@Blue的资料中的使用tips:https://cobaltkiss.blue/notice/9zado7xkIz1uRJESe0 大部分常见问题在这里都能找到答案。

为了保护各位的隐私,与长毛象使用时一样,发布嘟文前是否设置为公开请根据不同的嘟文内容酌情考虑。

pleroma目前没有添加嘟文备份功能,我知道在座各位都是在fediverse拥有多个魂器的居民,不过如果在本实例发布重要内容,还是要自己手动备份一下!

强调一点:Suica是个菜鸟站长,Suica是个菜鸟站长,Suica是个菜鸟站长!这点是本站不对外开放注册的最重要原因,其他的考虑因素,我在今早的仅关注者可见嘟文中也做出了解释。技术支持我只能尽力而为,但是无法提供像其他大站点那样更坚固的安全防护,因此,本站仅对已存在互关关系的好友开放。本条设置为公开的原因是希望大家在本站的本地时间轴都能看到这条,并知晓注册本站也会承担相应的风险。

我想大家使用了很久时间长毛象也大致明白,fediverse上的信息安全主要建立在用户对站长的信任之上,在pleroma也是如此。目前pleroma的端对端数据传输仍在开发阶段,不论你在哪个pleroma、mastodon实例,你发送的私信、chats内容,管理员都是有权限看到的。我承诺我不会去看、也无意愿去窥视站员隐私,而站员是否信任站长,只能靠你们平日对站长们言行的观察来判断。

本站目前没有硬性规则,但呼吁大家善用fediverse提供的各项便利设置,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友好相处。如果有其他问题,欢 :paleblue_ablobcat_heart: 迎私信/Chats我或者@Blue,感谢大家对本站的支持!

neo boosted

Fediverse很大,长毛象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中文用户使用较多的Fediverse微博客除了长毛象外,还有Pleroma、Friendica和Misskey,这些成员各自有自己的特点,且相互联通。在这里您可以查看更多其他的Fediverse成员以及各自的详细信息!

neo boosted

不能同意有些用户希望大家自我审查以避免被重点关照的号召。你再怎么自我审查,象站也是必定会被墙的。just don't be naive.

neo boosted

一个唠叨 

要是站长有天说,你们这批人走,我不欢迎你们。那我就默默打包走,不废话。但站长说出这种意见之前,打着互联网该如何如何、草莓站应该秉持如何如何的态度等等,试图让站长和旧用户对新用户保持欢迎的态度,都是心虚所以给对方强加道德帽子。

这事没什么好吵的。

会为这种事吵的人,肯定没当过后妈家的孩子。我们这种去后妈家住的孩子,从来不会说“你也是妈妈、我也是孩子,所以要欢迎我”,而是有地儿就先住着,不用感激、但也不多要,被赶出门的时候也认、不恨。豆瓣用户来草莓县也是一个理,来了就开开心心的,站长没说什么,那就住着。有天人家不欢迎了,就走。其他的道理、道德,都是对别人的要求。

neo boosted

目前长毛象的中文站绝大部分是站长自费的,少数靠站员捐点钱帮补。说是为爱发电有些夸张,但确实目前靠纯兴趣在支撑。大站的用户们互相提醒本来是自发的体贴表现,不希望给站长添麻烦,而不是在挡站长财路。

而且一个站人多不多其实不影响用户体验,不然我这种只有一个活跃用户的小站按这种说法,就是一潭死水。

长毛象的魅力之一就是在于实例之间的互动性,而不是单纯的本站互动。当然,您要往QQ群的方向发展做有活力的封闭社区顺便当把“镰刀”,也没人拦着。

还是鼓励大家有条件的自己建站。没有也还是可以愉快玩耍,多站在对方的立场想一想,保持理智礼貌。祝大家冲浪愉快~

neo boosted

@chiwicode 确实有这类社科研究,但我建议先彻底了解一下“墙”的方方面面。很多随之而来的人性结果都是必然,但是了解透了就有可能改变。
这里推荐一本在这方面分析和研究得非常全面的书: 《墙国志:中国如何控制网络》 evernote.com/l/ATt5ZJiidNFFT6J
感谢提供电子版的朋友 @hideo
如果有条件建议买实体书: books.com.tw/products/00108591

neo boosted

不要再转发那个莫名其妙的帖子怀疑SujiYan了,原帖作者也说了“央企招商局”是个大乌龙,纯属看错了。稍微搜索一下SujiYan为隐私、自由和劳动者尊严做过什么就不会有这种怀疑了。

neo boosted

被伤害的民族感情到底是什么呢。
是三鹿奶粉加三聚氰胺重创全国奶业,造成十多年来国人对奶粉失信吗?不是。龙头奶业已经完成对牛奶的行业标准制定,涉事企业除了一个三鹿其他都活得好好的。
是程序员们集体抵制996,声势浩大众人皆知,却最终再无声音,企业家纷纷推行狼性文化,违背劳动法吗?不是,劳动法已经被改,996已经扩大到全部行业。
是计划生育百日无婴吗?陕西孕妇冯建梅被强制引产,她和死胎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轰动了世界。事后,冯建梅不止一次被村民质问道:事情闹这么大干什么,以前大月份被(强制)引产的人不是很多嘛,哪有像你们这样让外国人看笑话的。
不是,人太健忘了,二胎政策出来,已经忘记差不多了。
侮辱女大学生性骚扰女大学生这些都不曾伤害民族感情,但一句“支那老鼠”伤害了。如果大家在对这个词的敏感程度稍微移一点给那些女性群体弱势群体,大概各种对女性的恶性事件是真的会减少一半。也不会出现女同性恋被强奸在第一次报案时,警察说“你等同性恋合法了再来报案”。
希望有一天,每个被伤害的微小个体都能算伤害民族感情。女性被侮辱被歧视被性骚扰时候,官方都能立刻出来开除学生。

neo boosted

还是给新来的各位说一下,如果登录app是”嘟嘟“的话,请相对谨慎一些。
app开发者在毛象社区存有较大争议,他的实例也被很多其他实例直接屏蔽。 如果不清楚为什么有这么大争议的话,微博上搜索”长毛象 猫站“会有信息出来。
如果的确担心安全问题的话可以换其他的app使用。
以上。

neo boosted

TL上的象友们,有没有兴趣来玩一玩投票的新玩法呢?
实时版聊rpg,打样可以点进本条嘟串康一康(如果也有xq的鱼应该很熟悉这个玩法,但是毛象有投票功能!更方便了有木有 :Parrot18:

建立了新的群组: @bbsrpg ←请点击这个链接关注加入游戏(不要关注我 :0520:
附毛象群组的使用方法(借用了闪站站长的总结,应该可以吧 :ablobblewobble: ):wxw.moe/web/statuses/104126297

提议使用tag: #版聊rpg
同时也建议给不同属性的rpg嘟串加上表明属性的tag,方便屏蔽和搜索。

更多规则和玩法大家一起来探讨呀! :blobcatheart: 希望能在毛象宇宙玩起来!

Show thread
neo boosted

向所有不愿屈服的年轻人致敬。

neo boosted

如果痛斥不公平不是为了人人平等,而是因为自己没有站在特权阶层中成为不公平的获利者,那这种愤怒就是没有必要的吧。

neo boosted

我的健康码黄了。

国人都在歌颂中国的疫情防控,但是他妈的被牺牲掉的那些人谁补偿他们?大多数人的自由行动是以牺牲掉小部分人的自由和人权为代价的,这就是恶心的集体主义价值观。不身在这小部分人的人群中,永远无法设身处地地与他们共情,永远都没法知道他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集体永远看不到他们。

我的健康码毫无预兆地就那么黄了。一切正常生活瞬间覆没,即使做了核酸也无济于事。无处反对,无处申诉。我幸运地在一个同意了远程办公的单位,可那个因为健康码变黄而失去收入来源的单亲妈妈,那个因为限制出行而自杀的蜂农,就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变化就会陷入绝境。

可集体不在乎。集体不在乎牺牲他们。

neo boosted

洗脑的第一个方面是“行为控制”。行为是可以直观的,人们相互之间可以看到的不是头脑里的想法,而是行为。就算一个人有什么不当的想法,只要他不敢有所行为,只要控制了他的行为,也就实际控制了他这个人。控制行为的方法是制定严格的作息时间,强制参加各种经过精心安排的活动,如劳动、学习、小组讨论、相互交流。活动要一个接着一个,不让人们有闲暇时间。而且,还要对衣服、发型、饮食方式、睡眠习惯等个人生活习惯都有所规定和要求,要求他们以同一模式来生活。甚至还要求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劳动所得都归组织所有,所有的生活用品都由组织分配、发放。再就是利用人的虚荣心和好胜心,不断搞评比、树模范、学榜样。

第二个方面是“信息控制”。里根总统有一句名言:“信息是现代社会的氧气,它从有铁丝网的墙缝里逸出,穿过装设电网的围栏。”没有信息的人实际上是被关在他自己躯壳里的囚犯。控制了人的信息来源,人的心理活动就不能正常进行,不能对所处的环境进行正确的判断。信息控制有多种方式,一、控制信息来源,不让得到某些信息;二、不允许评论邪教组织,不允许散布怀疑教主的言论,不允许接触叛教者;三、组织对外宣传的信息和内部交流的信息是不同的,对外用“自由、平等、真实、成长、幸福”等人类追求的价值吸引新的成员加入,对内再进行组织纪律教育,灌输另一套不同的价值;四、组织内信息分层保密;五、使用一种内部的,只有他们自己能懂的语言,用语言定型思维,加强“我们”与“外人”的隔离。

第三个方面是“思维控制”。灌输黑白对立两分的世界观,不是天使,就是魔鬼,不是正确,就是邪恶,我们一切正确,反对我们的人都是魔鬼的代理人,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我们一天天好起来,与我们作对的人一天天走向邪恶、堕落、毁灭。

第四个方面是“情绪控制”。心理学家华尔特·皮特金(Walter B. Pitkin)说,人的“情绪是行动的模式,……如果把情绪与行动分离,那就永远不可能把握情绪的作用。”情绪控制的目的是改变人的情感方式,动摇和瓦解人对自己情绪(爱、憎、害怕、希望等)的自主力,从而控制人的行为,而具体方法是“恩威并施”。先是用“爱”和美好的理想来吸引信徒,在言语上慷慨地赞美和奖励,如“高层次”“天使”“圆满的机会”(相当于“觉悟高”“前途光明”),使信徒感觉很特别、很幸福。然后便用恐惧和罪恶感来加以控制,如地球要大爆炸、世界末日要来临、不彻底悔罪就会万劫不复,所以一切必须听从教主的教诲,按他的指示办事,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

neo boosted

1961年出版的另一部关于思想改造的著作是美国精神病学家罗伯特·利夫顿(Robert Jay Lifton)的《思想改造与极权主义心理》(Thought Reform and the Psychology of Totalism )。他在书里提出了著名的“思想改造八项标准”(Eight Criteria for Thought Reform)。

第一是“社会环境控制”,控制环境与个人之间的信息传递和沟通,造成与社会其他部分的割裂。典型的控制环境是学习班、隔离审查、劳改、监禁,等等。第二是“神秘主义控制”,用某个至高无上的意识形态权威、伟大的主义或思想、智慧和远见都超凡入圣的英明领袖,来指导某种“正确思想”。这种思想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它代表了某种绝对真理的超验力量,有宗教般的抽象、玄秘教义和恩人、慈父般的伟大救世主。第三是“宣扬完美”,就是制造一种绝对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敌对世界观。给被洗脑者长期灌输这种思想,要求他丝毫不能倒向敌对一方,必须时刻坚守敌我势不两立的观念:不改造就是自绝于人民,不革命就是反革命,必须站队、紧跟、分清两条路线、站稳立场等。第四是“供认‘罪行’”。羞愧感和罪恶感被用作强大的思想控制工具,逼迫被改造者坦白、交代、灵魂深处闹革命、供认罪行,并将其罪行(组织定什么罪,就是什么罪)公之于众,彻底暴露。第五是“至高真理”,将某组织的教义、主义、意识形态树立为绝对真理,不容置疑或争辩。一切其他思想学说都是歪门邪说和敌对势力。第六是“语言暴力”,用一些外部世界的人们无法理解的专门术语和固定说法来统一人们的思想和观念。第七是“个人服从主义”,把某个主义奉为科学真理甚至宇宙真理,以它的名义禁止异类思想。第八是“决定生死”,一个人命运的好坏和沉浮,他被当作“自己人”还是“敌人”,成功还是毁灭,完全取决于他与组织的思想是否一致。

neo boosted

雖然mastodon大部分人都蠻好的,但是有一個我一直感到不適或者說不解的地方是,因為這邊的中文用戶裏大陸人的數量是壓倒性地多,雖然只是一小部分,但每當這些人以一些所謂「簡中世界」的邏輯/規則去要求或者像我這種非大陸籍用戶的時候,我真的覺得非常難受。

比如之前被人說我在嘟站發布港澳圈信息是「污染簡中社區,要負責」[1],我真的認為如果我不是把澳門寫在bio裏不會得到這樣的評價。我不明白為什麼在嘟站一個沒有在terms裏寫著「簡中」、運營管理都位於加拿大的instance中,我這樣的非大陸籍用戶在這個人眼裏似乎是和簡中用戶不一樣的二等公民,需要小心翼翼,不能將不屬於簡中世界的負面消息帶到這裏。

同樣,前幾天有人指責 @kococomi who is a 因為個人生活經歷會簡繁體切換使用的台灣人科普PTSD時沒強調言論自由(而且其實她說了)[2],說辭是「这样的科普,对于习惯没有言论自由和互相倾轧的社群来说,也是错误的,表达,方法」。不由地又讓我產生了在壓迫其他國籍的用戶以大陸人為中心改變說話方式的噁心感。

neo boosted

网友:“离开宗教,人类就不会有伟大的艺术” 

上周上文脉课的时候Y老师说我们现在做任何作品都不可以与宗教有关。最好笑的是他讲的例子:有同学在布展的时候把自己的作品摆成十字架,他看到就说不可以,其他老师笑他政治觉悟挺高哈,他很严肃地回答现在很敏感,就是不可以做。
我一边听一边怀疑自己真的是在美院吗,还是什么考公培训班,毕竟我理解里的当代艺术应该是文化领域内最先锋最叛逆的部分。其意义在于作品更在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在于对一切一视同仁地保持怀疑和独立思考的姿态,如果有一天我们列出一份不可以触碰的清单,又怎么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们做的还是艺术。离开抵抗形式,艺术就没有任何意义。
另一方面,即使真的有明确的政策告诉我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我们要做的也应该是突破这一切而非顺从;然而甚至没有这样一份明文规定,依靠暧昧的暗示进行自我阉割,难道是一个自诩艺术家的老师该做的吗?我理解他想要保护学生的心情,但须知“在一个把人不公正地监禁起来的政府下面,正直的人的真正去处就是监狱。”作为成年人我们都应该有承担责任的勇气,而不是一味地逃避。
关于宗教,尽管西方的当代艺术是从反宗教权威开始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宗教提供了对于死亡的一种可能解答,让人们不至于被笼罩在完全未知的恐惧中,又有余力去思考真正的死。哲学和艺术都是从此诞生的,然而我们的历史里宗教一直处于缺席状态,我们的思维方式是现世的务实的功利的,但在这个一切都不确定的时代,一切旧的价值观都被推翻,一切新的还尚未建立,我们要依靠什么而活?要相信什么而死?这个问题很有趣,西方的当代艺术从反宗教开始,中国的当代艺术却从宗教起步(广义上的宗教)。
而现在宗教却成为一个禁区。尽管我们努力地自我阉割,美院或许不久后又会关停。毕竟没人在60年代初就知道十年后我校会停办,或许现在的我们也是如此?

Show more
Moew!

Have fun and play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