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atle boosted
​@atle boosted

还是你疆,无论是汉人还是欧美媒体说你疆总会出现“汉人-少数民族”二元论,但是真正的新疆根本不是这样,而是“有很多民族,不同民族间有很复杂的关系”。举例说,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一个南突厥民族一个北突厥民族,生活地区、语言文化和民族认同都完全不一样。哈萨克人和柯尔克孜(吉尔吉斯)人语言几乎一样,维吾尔人和乌兹别克人语言几乎一样,但是因传统部落关系和中亚政治而产生了不同的民族认同。塔吉克人是波斯人,不是突厥系民族,主要信仰也是伊斯兰教什叶派,和其他逊尼派民族都有冲突。蒙古人是大清安置在北疆的,血统上很近哈萨克人但是宗教主要是佛教。再加上汉人和回民。这还只是主要民族呢,而且还不算民族内部的宗教纠纷(还有“世俗”苏联影响)。而且新疆是个没有什么民族能说自己“自古以来”生活在这里的地方,自古就是多民族,中亚民族和语言发展都不是地理疆域而是血脉传承,民族间关系一直复杂充满武力冲突,现代也是每个民族都在这样复杂的关系中利用脆弱的平衡达成自己目的。二元论啥啊。
哎我又想到卡勒德胡赛尼写的 美国人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塔吉克人什么是哈扎拉人啊。(没有喜欢卡勒德胡赛尼的意思 我不喜欢他

完了,好多netspeak我都看不懂了……

受制于39 bps的信息传输速度,braindump的成本要比想像中的要大很多。

m.weibo.cn/detail/441348521378

kyotoanimation.co.jp/informati

京都府方面针对此事专门设立委员会,设立专户(免手续费),结合之前的针对京都动画提供的税收优惠,各种渠道的捐款(包括给受害者的赔偿和捐款,以及走企业账的一般营业收入)应当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尽用了。

不行,为了保持微笑我得回去捣鼓软件:))

douban.com/people/hiluluk/stat

(高等院校〇〇〇)

能借网红效应整理出书也挺不错的。好些东西我估计等我死了都〇〇看不着哪怕影印的本子。(我酸叻Q_Q

book.douban.com/subject/348141

douban.com/people/62159923/sta

之前看过资料,只能说,升格潮下,无人幸免。
职校普遍被认为是差生聚集地,难以得到良好持续的教育资源分配,当然这里面有历史和传统的社会观念等因素在。教育部又大力推所谓素质教育(很难说这里面没有主动分流以补充产业所需的高质量技术人才的意图——但能不能通过这种缺德的做法彻底医好人才结构的畸形,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那么义务教育阶段的同侪压力只能是愈演愈烈,毕竟趋势所在,蛋糕只会越分越小。

​@atle boosted

我已經一年沒見我爸媽了...我覺得明年也見不了...我自己的德國簽證辦了三個月了都辦不下來,更別說我爸媽的了。去年跨年的時候我們班的美國同學她媽來荷蘭看她,美國護照辦申根簽證分分鐘,而且都說英語,買張機票說來就來了。我真的好羨慕...

​@atle boosted
​@atle boosted

@maweiwei 而且win update有时也会改uefi,但是只要碰了的话肯定不是改顺序,而是把其他系统的uefi entries都删掉。只是改个顺序太良心不是M$的作风23333

​@atle boosted

Ok so here is something interesting. I'm more and more feeling that I use Chinese online only for ranting, and that doesn't feel like a good thing. I cancelled all my Chinese social media accounts to prevent that but it doesn't seem to work. Every time I try to type my native language I just start to rant.

​@atle boosted

今日接受了新一輪朋友問詢:你在香港還好嗎?
其實也不知道怎樣回答,總的來說的確是不怎麼好,但我相信不是因為他們想象中的原因「不好」。另一方面這些朋友也不算特別親近的那一批,所以也不想展開多聊,只能說一句我很好,不要盡信內地媒體。
然而在朋友圈這樣回覆一個同學之後,我十幾年的好友跳出來回了一句:香港媒體也沒有全面報導 大家彼此彼此
我表示起碼香港可以看到各種立場的報導,但內地只有一種聲音。但對方又說其實現在網絡這麼發達,大家都可以看到。
其實到這一步彷彿已經進入一個死胡同,就是我們認為是信息不對等導致內地朋友不了解,企圖尋找一個包容的理由。但是其實從不少在港和海外的朋友對此事的看法和態度,就算他們能看到所有信息,依舊還是立場先行,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當然我知道這些話必然也能扣在我自己身上)
同時就算他們知道有牆的存在,也認為牆並不會影響他們的判斷,以及進一步認為牆外不過是另一種洗腦。於是從根本上來講,「我們」與「他們」在非常基本的認知上就已經出現分歧,完全失去了對話開展的價值認同共識⋯⋯

Show more
Moew!

Have fun and play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