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西瓜购买力平价理论,夏季日元是人为高估的,而冬季是人为低估的。也就是说,夏天拿 20 元人民币换成 1600 日元,冬天能换回 105...净赚 85。原因是你换日元他们才能有人民币去买西瓜,冬天他们不吃了...

日元购买力就是没有人民币强,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毕竟一个全是皮没有瓤的西瓜在日本卖 1600 日元合人民币 105 元,在国内冬天买一个都用不了 105,夏天嘛,一个大紫皮西瓜三十多斤也就 20 多元 😂

SUSE Linux Desktop 只更新不要人工服务的话一年才 387 元...正版真的没有那么贵...笔记本预装类似微软大客户版那种应该成本无限接近于零,早些年我就在 IBM 不是联想收购后的 Thinkpad T43 上用过...

ghostscript 9.50 版本以上的 gs 要加上 -dNOSAFER 才能操作文件,否则会报 permission error。由此,openSUSE 对应版本的 pfbtopfa 里也缺这个参数,因为那是个 shell script,我不确定来自上游还是我们自己写的...这个命令转换字体可能会出错,但大概也没什么人会去把 pfb 字体转成 pfa 字体去用 🤣

看 Federated Timeline 里有好多汉字,每个字我都认识,可是连在一起完全不知道说的什么意思。想必别人见我亦如是 😅

openSUSE OBS 的通知系统 Hermes 有个不知道是不是 bug 的地方,总是会给最后一个 touch 这个 package 的人发邮件。当初可能是顺手修的包,最后就会变成你的负担。我连 .NET 包都有。可能系统认为你毫无关系的碰它,一定是对它感兴趣,又是最后 touch 它的,那么问题很可能是你引进的,而不去给 package maintainer 发邮件。理论上是没错,最后碰的人就有罪。可是你总不给 package maintainer 发邮件它可能不知道这个包坏了甚至是完全忘了还有这个包,他从某一天开始完全不碰了不修了,以后哪怕 gcc breakage 都算是你的毛病(我不可能预见若干年后的 breakage 对吧)。于是对于心善的我来说,这个包最后就变成了我的包...

一路修包...libkkc 是因为没有 python3-marisa,marisa-trie 被人禁用了 python2 版本,因为 openSUSE 已经 drop python2 了,又先更新了 marisa,hack 上 py3。同时 libkkc 的 data 编译失败,也 patch 上 py3。brise 里我写的 rime-plum-go 的 vendor outdated,又更新了 rime-plum-go;libzhuyin 删除失败,因为 fcitx-zhuyin 还依赖它,又 patch 掉 fcitx-zhuyin 去支持 libpinyin;opencc 升级后 librime 编译失败,又更新了 librime,结果依赖 Capn Proto,又在 librime 编译前先搞定编译 thirdparty 下面的 capnproto。opencc 还 break pyzy,又去 fix opencc...

修包之前一定要看看上游修没修...最尴尬的莫过于一阵 monkey coding 后发现上游修好了而且码写的比你好

中国特色脱口秀跟国外根本是两样的,政治军事是禁区,苏联政治笑话我们讲不了,种族我们没有,能说的只有地域贫富和行业,而且调子只能定为自黑,而不是自夸。Nora 被淘汰很明显是夸了上海人。但这样跟其它所有的娱乐一样,没有特征说这就是脱口秀。因为这就是中国娱乐的调子,单口相声也是这个说法,二人转也是这个说法

还有杨笠,吹的很厉害可她很明显讲的根本cue不到女生也代表不了女生啊;那个双胞胎也是,脱口秀从来都是要么政治要么种族黑,就是把负面的说得负面到任何人都不能接受而好笑,怎么着脸大和双胞胎这种中性也能形成正反馈了吗?她们是怎么活过初赛的?真的不如赵晓卉,至少真的敢吐槽行业。其实 Nora 淘汰就挺闹心的,女脱口秀演员本身不多,这个行业女性本身就弱势一些,因为很多 topic 只有男性能讲比如政治军事种族,讽刺是脱口秀的根,可是我们女性说这些根就是不好笑,把味道正的都搞下去了,还有什么看头。

脱口秀大会为什么要让王勉拿冠军?带资进组吗?每次他上台我都快进的,你看音乐有 epic 有 rock 你听过有 comedy 吗?不要拿结合不了的东西拿来掩盖自己脱口秀素养的低能。能跟脱口秀沾边的音乐叫口技 bbox 好吧?

最近几年 Linux 下的围棋软件发展很是迅猛啊,engine 和 gui 都是。引擎有 leela zero 和 KataGo。GUI 的话 Sabaki 无敌。但是我连 GNUGo 都下不过

还发现了 fonts-config-ng 一个设计问题。一直以来我都是用 fc-scan file 去获取字体信息,这样会遇到的问题有:多个文件运行 fc-scan 会有一个 linux fd operator 问题,限制了并发的数量,速度也很慢。好不容易解析完的字体信息需要持久化,因为慢每次都搞搞不起。持久化的字体信息和系统实际的字体文件有差异,需要确定缓存的更新时间。好不容易实现完了,发现这不就是 fc-cache 做过的事情吗?而且我这个程序每次都是跟着 fc-cache 一起跑的,相当于做了两遍 cache,而且我 homemade 的不可能有 fontconfig 的 mmap 版本快。就想要去直接阅读 fontconfig 的 cache-7 文件,阅读 C 代码发现看不懂,去问百合,这时候才发现我忽略了一个命令 fc-cat。这是直接从缓存读字体信息的命令,用这个做以上全部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重写了 fonts-config-ng 的 Dbg 函数,自我感觉十分的优雅,既支持输出字符串,也支持调用输入的自定义函数输出返回的字符串。

准备找个时间把 fonts-config-ng 和 node2rpm 写完,完成度90%以上的项目弃坑太可惜了。尤其是后者,几乎是我在 openSUSE 最想搞的项目了…

KDE 的 KScreen 在 KWayland 下是没有 Primary Display 主显示器设置的,因为 wayland 后端不支持设置主显示器,前端 kcm 里的选项就自动隐藏了。这是阅读 kscreen 和 libkscreen 代码得到的信息...

debug 了一个晚上的 maxima,源里的告诉我不能用,我本地编译了还不能用,降了 clisp 版本编译还不能用,跟官方 AppImage 一样用 sbcl 编译还不能用,看了 Fedora/Debian 的包跟我的几乎没差,被逼到程序内 debug,然后发现用户不知道 lisp 行尾要加分号

而 Firefox 就全然没有这样的问题,我怀疑是不是 chromium 代码里有根据 Asia/Shanghai 判断的代码

你可以把 timezone 包里所有出现 Asia/Shanghai 的地方全改成 Asia/Beijing,重新编译。按理说这里的 Beijing 就是之前的 Shanghai 了,但是 chromium 依然是 UTC 而不是 Local Time。

奇葩问题,Chromium 的开发者工具里,你的 timezone 是 Asia/Shanghai 的话,Date() 出来的就是 Local Time,如果是 Asia/Beijing 的话,Date() 出来的话就是 UTC Time。本地的 date 就没有这个问题

Show more
Moew!

Have fun and play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