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感觉人类互为人类的负担,人类认为人类是人类的希望。人类是渺小的生物,希望是无垠的恐怖……幕布之后一点微漠白色。

OMG是不是在stk我,stk犯终遭stk,因果轮回报应不爽,给各位磕头。

打开五个心理咨询平台点公鸡最后还是决定扮演一小时我已经死了,可以拜拜给我点两根五毛一客的香。

感觉减轻病耻感在中国比接受同性恋更天方夜谭

因为我的时间不值钱所以我会花很多时间蹲守,如果我喜欢就会一边注视寻找契机一边做自己的事或者根本不做只把时间虚度掉。感觉左右都是浪费不如流水给喜欢的东西。我会等你等成一截水中浮木,然后突然咬住探出的喉咙拖下水。一次失败不要紧,我可以继续等,直到沼泽枯干。

诸位,这是一把清中期的宫扇,扇面所画的,是一位深宫美鸡的春日赏花图,画中美鸡含情脉脉,如有所诉,这样的取材和构图,在当时是极为常见的;宫扇背面是一行行书小字,诗句取自李白的《清平乐》:“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因为是供宫廷使用,所以没有留下落款。

🙂怎么办,不会处置不太感冒但是个好人的人,啊我的天呀我要消失了,无缘无故给我加了很多奇怪的滤镜😭

爱死机出第三部了本宝要狠狠地看它一看

RT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萌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乌克兰 #乌克兰语 #俄乌战争

最近在学乌克兰语,老师人住在文尼察,上课用的是磕绊的中文,有时没法表达清楚的时候会切换成同样磕绊的英语。昨天上到基础的问候语,老师列了一长串问候语,最开始是Слава Ісусу Христу! ( Навіки слава!)荣耀归于基督!(永恒的荣耀!),然后是Слава Ісу!,和前半句是一样的意思。第三句是Христос воскрес! (Во істину воскрес!),Christ is risen!和He is risen indeed! 我第一次看到这两句是在泽连斯基的复活节演讲结尾。然后她开始教第四句。

第四句问候是:Слава Україні! Героям слава!

只要是任何对乌克兰相关的新闻有关注的人都不可能没听过这句话,太标志性了。但后来去读一些书的时候,发现这句话的历史经纬比乍一看复杂得多。那本书中,被作者采访的乌克兰人说,这句话一开始是班德拉在搞乌克兰独立运动的时候最先喊起来的。班德拉此人相当复杂,他争取乌克兰的独立,却又因抵抗苏俄而和德国纳粹合作,成为屠杀帮凶之后被纳粹所抛弃,因而这句口号也成为一个让人不安的标识。它被人重新喊出来是在13/14年的Maidan广场,而因为这句话的历史语境,当时听到人群高喊的很多旁观者和亲历者对这个现象都相当警惕。波罗申科时代,这句话因其在尊严革命中象征着对反抗独裁和对国家自主道路的呼唤,被采用成了军队的官方问候语,然后就是现在,战争开始之后——从那时起它开始象征一些远超过乌克兰民族主义,甚至远超过乌克兰本身的东西。如今的Слава Україні,象征着对奴役的反抗,——人失去基础的生命权,这是最大程度的不自由,更何况俄罗斯社会的前景意味着多少公民权利的剥夺!——象征着面临战争和屠杀时的不屈,象征着信念与为之牺牲的勇气......

老师的PPT里列出了全部四句话。前三句是宗教相关的表达,她说这是包括她在内的很多人都会用到的问候,但是这三句话她都没细讲,只是略了过去。然后她用笔在屏幕上重重圈出了第四句问候,用断断续续的中文说,前面几句你们不会说都没有关系,但是这一句你们一定要学会,因为这句话,现在所有的乌克兰人都在说。

我听课听到这里的时候感受到巨大的震动。我没法形容我的心情。这个事情真的是了不起,我们可以用当下来战胜过去有毒的历史记忆,可以用现在的行为赋予过去曾经有巨大争议的口号以全新的意义——这真的是可以做到的。这是可以做到的。更了不起的是我从Слава Україні这句话的变迁里看到了一种自发的力量......确实,这句话影响变大,是通过军队口号和开战后官方传播两个节点,但这句话之所以能被官方拿出来采用,是因为在这之前人民就已经自主地选择了它。人民赋予它新的意义,洗刷掉它背负的历史污渍,这给我的启发真是太大了。我当时听到老师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没想这么多;我只知道,她用断续的中文说出“现在所有的乌克兰人都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鼻子很快地酸了。

玩猫脚指南 

1,视猫的状态不同,猫脚的温度也不相同,如果猫猫之前在窗台附近活动,猫脚是凉凉的,如果猫猫之前在团成团睡大觉,则猫脚是热乎乎的

2,猫脚垫的手感韧,柔腻,致密,有弹性,捏猫脚垫比捏气泡纸解压效果好多了

3,猫手和猫脚各有四根比较长的掌骨,猫猫不让摸脚垫时,可以轻轻摸猫手背和脚背,隔着毛茸茸的毛皮,可以清楚摸到细细的小骨头,玲珑可爱

备注1:以上所有举动请尊重猫猫本人的意愿
备注2:部分小猫有脚臭
备注3:但请不要歧视脚臭小猫

Show thread

为了提振精神吃了太多糖!然后太多的糖让我昏睡。

真有意思,现在我选择坐下的这个方位,面朝的正是自己的星座。

感觉被不熟的人示好好奇怪啊啊啊啊啊

有时我问:“为什么要这么多呢?”
有时我问:“为什么这也不要?”
有时我问:“为什么要这个?”

看了泽子最新对大学生的演讲,本宝刚入学时也同样发问,可接受拷问也没有思索出能让自己信服的答案。我太笨了,又不聪明,还没知识,更没有担负什么的自觉。感觉泽子的感性拉满……

人类已经拥有很多,为什么一直都在索求,我被看起来永不停歇的欲望弄得精疲力竭,什么都没做也觉得做得太多。

Show older
Moew!

Have fun and play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