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虽然字节家的东西我都没在用吧,TikTok 这个事情还是让我感觉到一个非常不好的趋势

过去的十来年里面,中文互联网圈子(主要是墙外的部分)一直在试图从各个角度论证墙的存在是非正义的,是对互联网的“互联”造成根本性破坏的,是违背互联网平等、自由、联通全球的初衷的,是制造信息壁垒和逆全球化的

而且很多政府和行政机构也基于自身、或者来自其他组织/民间的类似理念带来的压力,而作出了妥协

比如一直到前一两年官媒都对 GFW 的存在含糊其辞
比如大规模的抗议 SOPA 行动 [1]
比如对 GPDR 的反对声音
比如围绕 Internet neutrality 的大量争论 [2]

现在好了,灯塔国大统领亲自出手,向全世界宣告了互联网主权高于互联网自由,行政力量是可以用来直接干涉互联网的,为 GFW 的合法性加上了一个大大的砝码

从此以后必然有大量的政府跟进,以各种手段限制和划分互联网的主权边界

什么互联网、什么地球村、什么全球化,都是理想主义的 bullshit

[1]. 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
[2]. en.wikipedia.org/wiki/Net_neut

@AstroProfundis 欧盟已经在考虑建GFW了。
但,咱现实一点说吧,既然有Crypto AG这种丑闻,就只能说明所谓互联网自由从一开始就不过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幻觉而已。

@Shimotsuki_Itsuka 以前大家还扭扭捏捏留个遮羞布,现在我已经不好意思说 GFW 的不是了,官媒都开始大大方方说翻墙违法了(

@AstroProfundis 自搭梯子的话,是。
zhuanlan.zhihu.com/p/96159624
但是前一阵翟东升在微博上还公开讨论了是否推墙的问题,折衷结论是『不用推,可以正规化』。
据说现在轮子的墙还自带跳转到轮子网站。
所以目前的态势好像是国内对互联网自由化更热衷一些,但是考虑到体量和治理难度踌躇不前。总体来说我对未来中国社会的自由度是很乐观的,我觉得在和米帝的斗争中中国赢面挺大。一个社会阔绰起来后会自然而然地拥抱朴素的自由主义。

@Shimotsuki_Itsuka 嘛,我对中国对美帝赢面大没什么疑问,我是觉得过去的很多年里面 GFW 是一个不太上台面的东西,官方从来不正面承认 GFW 的存在,现在因为大统领的一顿操作,GFW 已经快要变成我党高瞻远瞩的证明了
当然如果能借这个势头把 GFW 公开化正规化,也确实不是坏事,只不过这个正规化可能和以前大家在网上讨论和一些人呼吁的那个样子差距很大就是了
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夸大,我是服的(

@AstroProfundis 再拎出Crypto AG和棱镜计划鞭尸一下,GFW不是『快要变成高瞻远瞩的证明』,而是『已经是高瞻远瞩的证明』了눈ω눈
GFW这种东西不可能公开的,因为事关国家安全,一旦大大咧咧地公开化之后,就会被敌人钻空子。正规化倒是有待加强,公器私用不能有第二次了,还是这种国之重器级别的。
肖战给老娘死。

@Shimotsuki_Itsuka 所以就灯塔已经是不要遮羞布了啊,这下 GFW 就彻底是正义之师了(

@AstroProfundis 所以才有我昨天在感叹『小心把新事物误判为坏事物』哇눈ω눈

@AstroProfundis @Shimotsuki_Itsuka
前段时间欧盟议会委托咨询公司Future Candy撰写了一份报告《New development in digital service - Short-(2021), medium-(2025), and long-term (2030) perspectives and the implications for the digital services act》,里面就提到建议搞“欧洲互联网”以促进欧洲的数字生态系统,尤其是关于民主价值观,数据保护,数据可访问性,数据透明度和用户友好性。舆论认为这份报告就是“宽容版的GFW”。

所以我就一直吐槽哪国政府会不羡慕GFW。

@AstroProfundis @Shimotsuki_Itsuka 隔壁小区物业开倒车不能论证本小区物业的反人类操作是为正义。

@liolok @Shimotsuki_Itsuka 但能让你在声讨本小区物业的时候底气不像之前那么足,这就已经够难受了(

@AstroProfundis @Shimotsuki_Itsuka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还是要说一下理论上,声讨本小区物业的底气应当是来源于维护作为业主的基本权利而不是“其他小区如何”之类的“事实标准”。
另外一点:我个人看来“灯塔国”也只是戏称罢了,人类文明希望何在我不知道,不过显然不在阿妹你看。或许事实就是没啥希望人类药丸也说不定,这算是后话了。面对现实还是要喷一句垃圾环境然后换个更适合自己的。

@liolok @AstroProfundis 你要是知道人类历史就会明白信息钳制才是历史常态。
弥尔顿的《论出版自由》成于1644年,在那之前的人类真没觉得自己药丸。

@liolok @Shimotsuki_Itsuka 说到底人类文明希望也是一个本届人类自己定义出来的东西,本届人类的定义中灯塔国就是名符其实的领军代表,但我们并不能否定可以存在完全不同的评价体系和标准,在那种情况下人类文明希望可能是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反正人类自己定义出来不管什么东西都影响不了宇宙运行,斯文还是血腥、自由还是独裁又有什么关系呢?

@AstroProfundis @liolok 没否认灯塔对人类文明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只是你萌对人类政治生态的期望值真的很……迷。
挺像刚学物理的时候就不信那个邪,觉得自己能造出一个超越光速的构建一样。
不瞒你说我干过这傻事。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懂了,就是说对人类文明期望过高落差太大了,现实很残酷。

@Shimotsuki_Itsuka @liolok 我不是、我没有

我现在对本届人类很失望,不管是什么地方的本届人类,我现在就是个悲观者,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期望值

或者说,我就是早已意识到不对劲但终于等到现实破碎的时候还是心有戚戚罢了

@AstroProfundis @liolok 能说出现实破碎还证明期望值很高的。
像我,我是彻底弃疗的悲观主义者加犬儒主义者,反倒觉得这届人类做的挺不错。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确实,评判标准降低到一定程度之后任何事物都不错。但是砍需求是不可能砍的,这辈子只会喷上游.jpg

@liolok @AstroProfundis 你要跟自己过不去请便呢(摊手
要想移民为了舒服点上网,你可以现在就去香港。

@AstroProfundis @Shimotsuki_Itsuka @liolok 「本届」這詞顯然錯了,正確答案是「每一届」。

@roytam1 @AstroProfundis @liolok 港真,不明白你们究竟是基于什么现实观测给了人类那么高的预期。
下个世纪末人类能达到20%的人口算得了微积分理解的了初步ε-δ语言我都TM谢天谢地了……
人的理性就这发育不全的德行,甄别能力逻辑批判能力就这德行,所谓自由的行使背后要求一个不被轻易忽悠瘸的智力否则的话就是一小撮人忽悠一大撮人到瘸到死,为什么你们都一个个觉得自己就能达到那一小撮人的水平线?这蜜汁自信究竟是哪来的啊?

@Shimotsuki_Itsuka @roytam1 @AstroProfundis 是影视作品!我懂了!禁止一切文娱活动,生下来就当纯韭菜就好了!(指人性并没有自带光辉,都是后天惯的。

@liolok @roytam1 @AstroProfundis 矮油终于露出本性了啊~
你当韭菜不就是股市上行使自由意志结果被人压了一头的结果吗?自由不一定意味着你每次都能占到便宜哦别输打赢要哦?
『因为文娱作品忽悠到了我所以文娱作品该被禁』你怎么不反思反思自己为什么不能精进一下自己的脑力呢?毕竟这不就是自由主义的精髓吗?这不就是sapere aude吗?
你到底是要自由还是要自己永远正确万事顺着自己来?给个准话。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liolok 你說的「你們」應該不包括我。我說的是「標準」、是「門檻」,實際人類是怎樣我想大家心裡自有逼數。

@roytam1 @AstroProfundis @liolok 我这么说吧,人类文明的标准门槛,假如你定的超过『食人禁忌』和『原始的性行为禁忌(比如乱伦)』,都是指望太多。
袁隆平:我看我把你们喂的太饱了.jpg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liolok
> 下个世纪末人类能达到20%的人口算得了微积分理解的了初步ε-δ语言我都TM谢天谢地了
然而這個是你定的標準

@roytam1 @AstroProfundis @liolok 门槛什么时候和目标是同义词了?
更何况我说的都不是目标,是『能达成就谢天谢地』。你是怎么从这八个字读出『人类文明的门槛』的意思的?
说它是『人类可以享受普遍的、不受拘束的言论自由的智力门槛』还差不多。

@Shimotsuki_Itsuka
我还以为许多人认为美国是地球毒瘤呢😮

额,不过期待的确让人摸不着头脑

嗯...
@AstroProfundis @liolok

@liolok @AstroProfundis 请问什么是反人类?阿拉伯之春吗?谷歌的选举操纵吗?

summit.news/2019/06/24/google-

还是Eric Ciaramella在美利坚局域网被列为敏感词被大科技公司联手封禁,因为他举报了川普和泽连斯基的对话?还是这群大科技公司在打着『私有企业』『言论平台』的幌子将公众舆论渠道垄断后,将国内两大党派中一派的支持者彻底噤声?
请问你知道thedonald.win的前身是什么吗?
国内已经在讨论有序的开放舆论了,已经在讨论推墙了,言论自由程度可以说不仅不输美国某种意义上还胜一筹,谁开倒车?谁反人类?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谁开倒车这个问题简单:全球。然后,什么?大陆居然开放舆论讨论推墙言论自由某种程度更胜一筹?威支有望?!啊是平行世界啊那没事了

@liolok @AstroProfundis 平行世界?你是在美国的论坛上和在国内混的都不够多吧?
你去youtube底下评论一句『非法移民犯了法』都搞不准给你shadowban呢。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国外混的相当少而且也没有任何想给全球倒车洗地的想法。国内混的也很少但是你说的大陆这几样确实是平行世界没错了,真实跨宇宙交流。

@liolok @AstroProfundis 所以在张嘴之前多做一点field work谢谢。
翟东升在微博公开征询过网民意见讨论过是否该推墙,你可以自己去查。
227事件爆发后关于是否该推墙大家已经撕逼好几轮了。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懂了,威武支持有希望了(指这就努力争取移民(目的地可以是随便哪个能舒服点上网的国家地区

@liolok @Shimotsuki_Itsuka 比烂大赛已经开始了,我对目的地的选择也很悲观,希望你好运(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赢面啊……如果立刻马上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国应该是没有的。

@leo_song @AstroProfundis 朱古撒战争史建议了解一下。
到了末期已经腐朽不堪的罗马共和国,在朱古撒持续给罗马的整个统治方式上眼药的情况下,硬是拖了很久才拿出全力来应对。之前都被朱古撒用钞能力打发了,甚至会出现罗马政府内部互相看不爽对方要得到军功这块肥肉而互相扯后腿的状况。
这是朱古撒,一个小小藩国的君主。
那么请问和罗马共和国后期的腐败相比,不说有过之而无不及也算半斤八两的美国,和一个体量比朱古撒大很多的非藩国,打仗?它能撑到『拖了很久才全力应对』的那一天吗?

有力量使不出来,和没有力量在实践上是一样的。
苏联倒了,是因为它核武储备不够吗?它直到倒了的那一天有过用核武的机会吗?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现在对美国来说不就是一个已经拖了很久,不得不全力应对的阶段吗?不过如你所述,这的确需要很大的政治能量来启动就是了。

然而我们都同意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是美国很好的一个选项?

@leo_song @AstroProfundis 没有啊,虽然我很不赞成不加分析地将古代史移用于现代状况,但你要知道,罗马在真的决定和朱古撒开战之前,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不闻不问绥靖期。就是在这个绥靖期中,朱古撒通过广泛的贿赂不断地阻挠罗马的军事机器真正启动起来,同时还非常嚣张地各种羞辱罗马的那一套统治体系。
这段历史里最有名的一句话,是罗马元老院看到朱古撒各种胡作非为,理论上早就该削了,但又因为很多人的屁股和钱包问题实在没办法,所以把朱古撒叫到罗马训了一顿,罚酒三杯,然后放人了。朱古撒大摇大摆地从罗马城出去的时候,回望罗马城,说了一句:
『这个贪赃枉法的罪恶之城,倘若能找到一个买家的话,该快倒了!』(it was a venal city, and would soon perish, if it could but find a purchaser!)
要类比的话,中美还处于这个阶段。

更何况对美国来说三战也不是个好选择。中国这边只要不逼人太甚,一步步蚕食,美国那边开战的可能性就不会大起来。
而且跟你说,美国军队上下军心其实非常错位。

@Shimotsuki_Itsuka @AstroProfundis 都一樣,輪子的梯子,還是某些機場的梯子,也有跟GFW不一樣的自帶牆。

@AstroProfundis 倒不如说,互联网给了我们十余年的幻想,然而我们终究还是会记住,人类仍然是奴隶社会,每个人也依旧是整个国家利维坦的玩物

@lemon 所以都是理想主义的空中楼阁,该回归民主专政的正道了(((

@AstroProfundis @lemon 互聯網早死了,當 IPv6 沒有 enforce IPSec 的時候連骨灰都揚了。在互聯網的屍體上建立一個匿名的分佈式網絡,才能實現真正的全球互聯。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oew!

Have fun and play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