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看到某处关于鸡生蛋的讨论,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请问你认为:“鸡蛋”是什么?
这个定义可以决定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poinko_sunglass1:

@AstroProfundis 準確一點的說法應該是「史上第一顆雞蛋」的定義是a還是b。對現今的雞蛋的定義顯然是a。

@roytam1 @AstroProfundis 我觉得毫无争议,假设是物种A演化出了鸡,那么A的具体每一个蛋在孵化之前都无法认为它会演化出鸡,只有从蛋壳冒出来了你才能观测到这只是鸡。所以结论是薛定谔的蛋和可观测的鸡(

@roytam1 我倒觉得不必要强调“史上第一个”,因为在现今的语境下两者显然是等同的,所以才出现了定义不清,进而造成了(一部分)对先后的争议;这两种定义只是在 {鸡的祖先, 鸡, 由鸡演化出的新物种} 交界处的归属不同 :poinko_sunglass1:

@AstroProfundis 大学里毛学社团出的报纸上有讨论过,这其实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之一——要以发展变化的观点看事物……
就生物学角度上来说,鸡之前的鸟无疑是卵生动物,鸡和孵出鸡的蛋算一个整体,从遗传学角度上有共同的基因。所以除非对最早的从鸟到鸡的观察和定义,是从某个个体生长过程中的突然变异为界线的;否则都应该看成是先有蛋再有鸡。

@pennellbuaa 我觉得是需要假定一个零界点:即存在某个特定个体是“史上第一只鸡”,否则会陷入忒修斯之船的问题;那么就需要讨论“鸡蛋”究竟是敷出这只鸡的蛋还是这只鸡产下的蛋;我觉得并不一定能以遗传学来确定蛋的归属,因为蛋壳是母体产生的,蛋里面则是子代的遗传物质;实际上我看到了一种说法是蛋壳中含有某种只能由鸡产生的成分才视作鸡蛋,以这一标准显然是先有鸡后有蛋

@AstroProfundis 首先要认识到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命题是个哲学讨论,虽然科学上可以有无限接近正确的解答但答案并不是讨论的意义所在。

作为一个哲学命题,鸡和蛋的问题其实包含三个基本认识——
1)包含因果关系的相互引申定义,不能解释事物间本身的因果联系,否则只会陷入无意义的循环定义。就这个命题而言,你就不能用“鸡下的蛋”或是“能孵出鸡的蛋”来定义“鸡蛋”这个概念(同理也不能用鸡蛋为参照来定义鸡),否则就会和你一开始想的那样,陷入因果悖论。
2)要厘清两个概念之间的联系,需要对两者的本征进行单独定义认识;而这种认识必须是绝对客观的,不能以认识者自身的经验为参照。就鸡和蛋的问题来说,人所习惯的定义方式是以鸡为定义标准,因为鸡有更多可以直观区分出来的外在差别;而蛋如果不孵化成长就无法用传统的方法观察其是否会变成鸡。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你后面补充的另一种说法的观点的来源。
3)要以发展变化的观点看事物。鸡并非永远是鸡,蛋也并非永远是蛋,所以回溯这两者的因果关系,确实是存在一个谁先谁后的源头的,并不是无意义的逻辑循环。这点你一开始就清楚,提到的零界点也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不再赘述。

@AstroProfundis 之所以说这个问题在科学上可以有无限接近的正确解答,是因为现代科学在理论上是可以不违背上述三个基本条件来客观准确的认识鸡和蛋两个概念的。
首先,从生物学上来说,虽然在对子代个体的界定上,存在卵体受孕和子代脱离母体出生两个不同时间节点的认识争议。但就鸡和蛋的问题上,蛋一旦脱离了母体,就绝对不该算作母体的一部分。不管受精与否,生出来的蛋,就是独立的蛋,它有自己完整的生物学特征,完全不需要也不应该去用和母体的因果联系来定义它的本征。这点放在人身上更容易理解,母亲一旦怀孕后,人们对未出生的胚胎的认识就已经是作为“妈妈肚子里的小宝宝”而进行独立认识了。虽然对孩子有“妈妈身上掉下的肉”这样的描述方式,但不会有人疯狂到的会把已出生的孩子当成是妈妈的一部分来认识。

@AstroProfundis 然后,对卵生动物的生理特征认识,我们可以知道鸡蛋只是某只鸡生长过程中从受精卵到胚胎再到具备足够破壳行动能力的幼体这个生长阶段的状态而已。这个状态的鸡不具备鸡在外观上的本征,但是从生物学上它是鸡生长过程中无法规避的一个过程。换句话说,假如用现代科学对鸡进行体外受精,从试管中培养鸡而不让它自然卵生,那么这只试管鸡在胚胎成长过程中是没有经历蛋的本征过程的(因为没有蛋壳),但培养出来的鸡还是会因为遗传因子的作用,长成它从蛋里孵出来一样的鸡。
说到这里就出现了现代科学可以跨越传统外观认识来对生物本征认识的手段了,那就是遗传学。因为对DNA遗传谱系解读的能力,对地球上的生物,人类已经可以通过谱系比对来进行遗传信息认识。所以对于你说道的“原鸡”到“鸡”演变过程这个理想零界点,也许在外观观察上细节难以界定模糊不清,但交给DNA就能很好描述——拥有哪些段碱基对的可以称为鸡。而且这种定义是不受时间与环境的影响可以复制的。你如果取得了由原鸡演化成鸡的第一只个体的DNA样本,在未来也可以用基因工程将其克隆出来。克隆出的鸡,理论上在外观本征上仍然会和史上第一只鸡一样。

@AstroProfundis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不依据鸡和蛋直接的相互参照或者人为认识参照,用一个客观统一的标准来定义鸡和鸡蛋两个概念了——
从统计学出发,拥有有史以来所有鸡共有遗传因子特征的生物体,我们可以称为鸡;
而拥有同样遗传因子的生物体,在卵生胚胎阶段下的外在形态,我们可以称之为蛋。
这样一来,因为我们认识的大多数进化都发生在遗传变异阶段,所以从生物学角度,基本上有绝大多数可能是先有可以定义为“鸡蛋”的存在才孵化成长成可以定义为“鸡”的存在。

但是,之所以我前面说道这个结论也只是无限接近,原因是存在小概率特例。
比如自然界中比较少见的代谢变异(即后天变异);或者再洋葱科学一点,第一只鸡是宇宙人以地球上的原鸡为蓝本,从试管中培养出来的。

@pennellbuaa 你后面补充的这一段基本可以当参考答案了,我很长时间以来的观点都是鸡蛋应该以蛋里面的东西来界定,所以显然是现有蛋后又鸡,不过没有你说的这么详细╮( ̄▽ ̄")╭
这次是看到了不同的观点,好奇沙雕网友们是怎么认知的(

@AstroProfundis 因为鸡蛋不一定是鸡生的,也有可能是元鸡生的,但是变异导致生成了新物种🐔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oew!

Have fun and play together~